陌上扶桑

看文订tag,删粉勿fo,互关除外。
落笔惊天地,提笔定乾坤。
写人生,绘浮世。品百味,参其道。

千文 手写的从前 HE 万字短篇


私设。
有原创人物。
ooc必然。
爱看看不看算。
不是大大,脾气一般,撕逼不陪,以上。







在E大音乐系,古典乐社团的活动室内,易烊千玺正躺在活动室休息区的长沙发上呼呼大睡。现在是九月底,刚入秋没多久,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室内的空调却依旧开着。

林青开完院学生会抱着一叠书和几份文件回到社团,刚打开门,不出所料,就看到E大的学生会会长翘掉学生会议,只是来他活动室的沙发补觉。

林青认命的进屋准备叫人起来,却被空调的温度狠狠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俯身捡起被人随手丢到地上的遥控器把空调温度从十九度调到二十四度,顺手把遥控器放到茶几上,转身就见易烊千玺揉着眉心已经从沙发上坐起来了。

林青见人醒了,便走到休息室另一头茶水间,拿出茶壶烧水准备泡茶,易烊千玺坐起来靠在沙发上,缓了一阵才彻底清醒,问了句:“几点了?”

林青冲着红茶,撇了眼腕表,“刚好四点半。”一边回答一边端着红茶到易烊千玺面前递给他一杯。“喝完茶先把这几份文件签了,哦还有你要借的书。”林青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把文件跟书推到易烊千玺面前。

易烊千玺翻了翻文件,见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字,又看了看林青给他带的书,都是小孩儿书单上的,道了谢:“成,改天请你吃饭。”

“好说好说,B中南边我听说新开了家餐馆,味道不错,就是略贵,就等会长您请客了。”林青笑起来说:“领你家小孩儿一起出来呗!”

“想得美,你还不够格。”易烊千玺一句话堵回去。

林青咬咬牙道:“我靠姓易的你不要太嚣张啊!友情呢?同窗友谊呢?被你吃了啊!”

易烊千玺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外套利落的穿上,慢条斯理的回了句:“行啊,我请客,钱从你社团活动经费里出。”

林青:……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临安老大有人欺负我TAT

“要是叫蔺杞安蔺学长找我的话就不必了,最近舞社有活动临安比我都忙。伞我就拿走了,不客气。”易烊千玺出门前冷不丁又飘来一句彻底‘伤透了’林青的‘玻璃心’,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林青愤愤的抄起手边的乐谱准备扔又舍不得,气的只能踹了茶几一脚。

“易烊千玺你个重色轻友家伙!老子眼瞎了认识你这么个朋友?!”

路过的别家社团成员默默感叹一句,林副会长被压榨的【划掉】哀嚎【划掉】日常又开始了。

临近傍晚时分,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雨这才停,B中刚好放学,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校门,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也缓解了一天的学习压力。

而刘志宏刚从班主任的拖堂中解放出来,闷闷的收拾着课本跟试卷。高二的课程虽然算不得高三那么忙碌,也算不上轻松,临近期末,各科老师更是堂堂考试跟讲题,刘志宏听了一天课头昏脑胀的不行,现在就只想赶紧见到自家恋人。

刘志宏刚把书包摔上肩,正打算打个电话问问易烊千玺怎么还不来接他,后桌的同学拍了他一下,一边指着窗外一边说:“诶,你哥到楼下了,你赶紧下去吧,要不一会儿被围观就走不了了。”

刘志宏探出头远远的挥了挥手喊了声:“哥你接着我马上下去!”然后从三楼把书包丢了下去,自己飞奔下楼。

易烊千玺在教学楼下伸手稳稳接住小孩儿的书包,把借来的书放进去,顺手背到自己背上,抬眼就看到刘志宏刚好停在自己面前,他抿嘴笑了笑,抬起左手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笑道:“走吧,回家。”

“嗯,回家。”刘志宏迎着夕阳朝易烊千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多……林青你这几天到底做了什么?副会长怎么当的。”易烊千玺望着自己面前的近半米高的文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小子绝对的公报私仇。

林青一脸得瑟的看着易烊千玺,抬手又摞上一本厚度相当可观的关于校庆的节目报表,幸灾乐祸道:“该!你都多久没来办公室了,快一个月了吧?期末忙可以理解,但是今年不一样啊!校庆啊老大!百年校庆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唔唔唔!”

易烊千玺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看了一眼没了动静的某副会长,然后果断继续低下头批文件。

笑话,难道他还要看这对正在接吻的狗男男观摩学习么?

被易烊千玺一个短信叫过来蔺杞安总算是让自家那位闭了嘴,一吻毕,林青就从他怀里蹦到一边蹲着揉耳朵去了,蔺杞安敲了敲办公桌,千玺闻声抬头:“亲热完了?不用我先出去半个小时?”

“咳,”林青从地上站起来满脸不自在道:“老子还没走呢,深夜话题先省省啊,商量正事……”

“林青,”一直没吭声的蔺杞安开了腔:“你脸红了。”林青本来还算正常的脸色唰的红了个透,顿时恼羞成怒嘴里骂骂咧咧的转身摔门走了。

“现在可以说找我什么事了吧。Jackson”蔺杞安目送林青出门,斜靠在办公桌上,转头对千玺说。

易烊千玺合上文件夹,双手支在桌子上,不自觉的玩着手指道:“让请你帮个忙出个主意。”

蔺杞安看着好友的小动作顿时悟了,他不怀好意地笑道:“呦呵,你这是准备下手了?” 

千玺刚处理完学生会的事,跟着蔺杞安往舞社活动室方向走,俩人路上正翻着校庆的节目报表筛选节目,手机却同时响了起来,摸出手机一扫屏幕,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转身接起电话:“你现在在哪儿?”/“跑哪儿去了?”

“千玺……,我在你学校,好像还遇到了你跟我说过让我离远点的那个……那个谁。”

“……临安,我好像遇到千玺他家小孩儿了……”林青在电话另一头气喘吁吁的跟蔺杞安讲。

“……位置,我马上过去。”蔺杞安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

“学校西南人工湖。”蔺杞安拍了拍千玺做个口型,千玺点点头表示明白。千玺对着电话安抚了刘志宏几句,让小孩儿原地不动,刘志宏乖乖应了,千玺这才挂掉电话。

“好,我马上到,在原地等我。”

蔺杞安挂掉电话揉了揉肩膀,跟千玺交换个眼神,紧接着就窜了出去直奔人工湖。

另一边,林青正跟刘志宏大眼瞪小眼,林青来来回回的从头到脚审视了刘志宏一遍,又突然凑上前盯着他看,差一点就要对上鼻尖的距离,刘志宏下意识后退一步,就靠上一个熟悉的怀抱,林青也在下一秒就被拎了起来。

“林青!”蔺杞安黑着脸瞪了林青一眼,林青立马蔫了站到一边,千玺站在刘志宏身后虚搂着人,道:“不是说了让你先回家我晚点再回去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林青被蔺杞安按在怀里一阵猛敲头,听了这话赶紧挣扎着从蔺杞安怀里跳出来,整了整衬衣领子一本正经的说:“事情是这样的——”

林青摔门而出后,从东头学生会办公室,一路走准备去南边的实验楼,结果一群人往南门去了,林青随手拽住一个妹子问:“诶诶诶,你们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林青学长!南门那边有一群B中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都准备去看看。”这妹子恰好是个音乐系的,马上就交代了。虽说林青平时没个正形,可毕竟是音乐系有名的才子,也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何况长的也俊俏。就是作死程度跟颜值成正比。

林青“哦——”的一声,拉着人妹子就一路小跑过去了。被看热闹的人群围在中央正好是刘志宏跟他们班的,本来是想参观一下E大,可是被堵在了E大校门口,刘志宏搞不清什么情况,直到几个混混样的人凑上前找他同桌,他这才反应过来。

林青挤进前面看热闹,却看的有一张脸略眼熟,他眯眼仔细想了想,然后转身挤出人群找到正在执勤的纪律部部长,让他去疏散人群,自己又折回去拽着刘志宏就往学校里跑,一直到人工湖才停下。这就有了一开始的一幕。

千玺听完一脸无奈,刘志宏表示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他有点反应不过来,头靠着千玺肩膀已经不想说话了。千玺揉了揉刘志宏头发莫名的感到有点心疼,搂着小孩儿坐到了湖边的长椅上。蔺杞安听完上去就揍了林青脑袋一拳,然后打电话给纪律部长陈柏寒。

“柏寒,现在校门口什么情况?需要我过去吗?”

“啊,老大!没事没事不用来,林青都给你说了吧?那几个混混我认得,是卓哥那边的人,回头我跟卓哥打个招呼说一声就成。”

“那行,有事直接找林青,要么就去舞社找我,挂了。”

“诶好,老大再见。”

蔺杞安揽着林青坐到千玺边上,仔细端详了下刘志宏,开了口:“小宏……?”刘志宏跟千玺同时转过头看着蔺杞安出声:“啥?”

蔺杞安笑出声道:“嘿你小子真忘了?你初中谁住你楼上给你补习化学的?”刘志宏这才记起来,大喊一声:“啊!蔺老大!”蔺杞安扶额,“都说了叫哥就行怎么又叫老大了……”

千玺笑了笑道:“因为他哥是我。”

 “他就是你跟我说的小孩儿?”蔺杞安有点懵,合着闹了半天这俩人他早都认识。

林青满脸不爽道:“合着你们都认识,就我还是偷看千玺手机才知道这就是……”

“嗯?你说什么?”千玺半笑不笑的搭上话。林青顿时捂住嘴,做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四个人又闲聊了会儿,蔺杞安发了话,约好下周六来E大校庆,等结束后一起去吃饭,还说有惊喜给刘志宏。林青也表示有惊喜给蔺杞安。千玺点了头,这件事就算定了下了。时间也不早了,千宏二人跟临青二人告别回了家,刘志宏一路上不停的想要套千玺的话,可千玺总是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一句话打回去。刘志宏没办法,只好一直忍耐到校庆当天。

E大校庆当天下午四点,刘志宏早早的到了学校的舞台,因为校庆是在晚上六点,现在时间还早,现场还在布置,领头指挥的正是纪律部的陈柏寒,陈柏寒见到刘志宏赶紧上前道:“刘志宏是吗?我是陈柏寒。林哥交代过了,说是等你到了,带你去他社团的活动室等千哥。”

“这样啊……那麻烦你了。”刘志宏欠了欠身表示感谢,陈柏寒走在前面带路,送他去古典音乐社团活动室。

与此同时,易烊千玺跟蔺杞安在舞社,最后一遍带着舞社的成员排练团体舞,为表演做好准备,两人还时不时地接个从舞台布置现场打来的电话。而林青在前往活动室的路上不停地接听电话,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校庆的一切事项,林青刚到活动室放下乐谱跟演讲稿,后脚刘志宏就到了。林青让刘志宏先到休息室等一下,自己跟社团的乐团指挥商量了下表演跟演奏的事,又悄悄递过去一份乐谱让指挥收好,然后到休息室招待刘志宏。刘志宏打量着休息室陈列的奖状奖杯和历届成员合照,突然瞟到21年的乐队合照,正打算上前仔细看看,林青就推门进来了。

“志宏抱歉啊,今天实在是太忙了,让你等久了。”林青拿出为社员准备的充饥的糕点放在小茶几上,又给刘志宏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刘志宏谢着接下抿了一口捧着杯子。

林青拆着一次性纸杯摆在托盘上,时不时回头跟刘志宏说着话:“刚刚你在看什么?合照么?”

“嗯,像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关系都很好吧?”刘志宏放下杯子凑到合照墙前面看着照片,问道:“21年的就是现在这一届吗?”刘志宏回过头,看着有些忙乱的林青走了过去:“要帮忙吗?”

林青给社员冲着柠檬茶,扭头看了看刘志宏笑着答应了:“那就谢谢了。”

刘志宏这边跟着林青准备茶点,又看了一场精彩的彩排跟动员,这才被林青带着往现场走,时间已经是五点三十三分。易烊千玺跟蔺杞安则已经带着舞团到了现场,易烊千玺刚到现场,就被拉去主持最后的准备工作,蔺杞安也一样被人拉去处理紧急事件。由于易烊千玺跟林青同为大二学生,即便是学校自治学生会的会长跟副会长,也还是有一部分高几届的学生并不太听从学生会的命令,蔺杞安作为前会长跟大四学生,同时还是学校的特聘老师,这种时候就有必要出面了。

等舞台全部装饰完毕,天已经快黑了。易烊千玺抽空看了眼腕表,已经是五点四十三分,林青带着刘志宏跟乐团也刚刚到场。林青领着刘志宏去后台找易烊千玺,易烊千玺还在跟陈柏寒说会场的安全问题,远远地看到刘志宏来了,跟陈柏寒交代了几句就迎了上去。林青表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就先撤了,转身就往乐团的方向去了。

易烊千玺领着刘志宏找了一处不太起眼的位置坐下,刚要腻歪一会,就被学生会的干部找上了,说是主持人那里出了点情况,要跟他商量什么事,易烊千玺微微皱起眉头,正准备叫其他人去,蔺杞安就远远地叫了他一声,示意让他过去。易烊千玺点点头侧头凑到刘志宏耳边道:“你乖乖呆在这儿,等下我让临安过来陪你,晚会开始你先自己待会,我忙完就过来。”

刘志宏一边打量着会场一边点点头嗯了几声算是答应,注意力完全不在千玺这儿,千玺无奈地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起身走了。

在刘志宏还在打量会场的时候,临青跟易烊千玺则在幕布后的指挥台密谋着“惊喜”。因为需要对刘志宏保密,三人商量了很久,确保每一步都不能让刘志宏发现。三人商量的是把今年校庆的三个保密节目全包了。易烊千玺除了跟着舞社表演团队舞以外,额外献唱一首;蔺杞安则表示他今年除了团队舞以外,会有一个绝对精彩且意想不到的节目,暂时对林青保密;林青很不屑地瞥了临安一眼,就当是个笑话,心里默默诽谤,他有什么花样是自己不知道的,还惊喜……“林青,那你今年准备了什么节目?”易烊千玺略带好奇的问到。林青毫不掩饰的说了:“合奏。我请了一个秘密嘉宾。至于是谁……”他看了眼蔺杞安:“千玺你不认识。等庆功宴我跟你介绍。”

“那我就期待节目咯。”易烊千玺伸出手掌,林青跟蔺杞安把手掌同样伸出来,三人同时握拳相互碰了碰,异口同声道:“加油!”

六点整。E大百年校庆正式开始。

蔺杞安拎着一包吃的走到刘志宏身边坐定,跟刘志宏闲聊起来。俩人从蔺杞安搬家不再给他补习开始讲起,蔺杞安说了自己搬家的原因,跟上大学后认识易烊千玺跟林青的一些趣事。刘志宏听到蔺杞安吐槽自家恋人的地方,忍不住附和起来,俩人在吐槽易烊千玺的怪癖上达成一致,本着黑就是“爱”重要方针,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连易烊千玺从台上演讲完下场找到他们,现在就站在他俩身边都不知道。

“你们俩聊得挺欢啊。”易烊千玺在听到俩人同时吐槽自己的“少女心”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冷恻恻的笑道。

刚刚还聊得特别开心的俩人顿时一个哆嗦,蔺杞安打着哈哈准备跑路,林青恰好从远处挥了挥手叫临安过去,蔺杞安脚底抹油赶紧离开是非之地。刘志宏一脸讪笑的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是又好气又好笑,小孩儿跟着自个兄弟背地里吐槽自己,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刘志宏又一脸的“不关我事你别凶我要打人找别人”无辜表情,易烊千玺心软了,拍了拍刘志宏的头就当没发生。

这时候舞台上的节目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轮到林青他们乐团表演了,舞台一直放下的第二层幕布被拉开,一支古典音乐乐团展现在人们眼前,指挥右手边的一架纯白色钢琴极其引人注目,随着主持人的介绍,指挥跟首席钢琴林青上台致意观众。林青坐到钢琴旁,指挥在指挥台上站定,手起,一串串动听的音符未经过扩音器音响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是德沃夏克的《e小调第九交响曲》,也被称为《自新大陆交响曲》。序章,第一乐章第二乐章相继演奏开来,最后第四乐章收尾,一束灯光追加在了林青身上,林青按下琴键,波兰巴达捷夫斯卡的《少女的祈祷》从他指下娓娓道来,当他“讲诉”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所有的观众都起身鼓掌叫好。林青跟着乐团的成员谢幕,第二层幕布缓缓拉上,表演结束。

易烊千玺并没有多少意外,他知道这对林青来说最简单不过,他意外的是林青选的曲子居然如此简单,看来今年他的秘密节目会有不少惊喜。刘志宏坐在易烊千玺旁边却有些惊叹,林青看起来好像大大咧咧的,弹琴的时候却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好似世家的贵公子,曲子也是弹得非常好听。虽然他觉得并不只是好听而已,可是他除了好听完全想不出其他的词去表达了。

蔺杞安给易烊千玺打了个电话让他到后台准备,易烊千玺嘱咐了刘志宏几句就去了后台,林青从台上下了到刘志宏身边坐下。“怎么样?小爷我弹得不错吧!”林青嘚瑟的冲刘志宏说道。刘志宏忙不迭的点头道:“确实好听。听哥说你还有秘密节目?合奏?跟谁?跟我提前说说呗?”林青被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点发懵:“等等等等,你这是打探消息还是好奇心爆棚?你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答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别急啊。看节目看节目,临安他们团体舞开始了。”

刘志宏回过头看向舞台,call of the ambulance响起。

“名副其实的中枪舞啊。”林青一边认真地看着台上好友跟恋人的表演,一边也没忘记吐槽,刘志宏则已经被舞台上的表演震撼到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段时间千玺一直都有练习这段舞蹈,可刘志宏看到的都是一部分,远不如一整支舞蹈来的震撼,而且二十多个人的大场面更为增加了不少气势。舞蹈收尾,台上众人鞠躬下台,台下人群沸腾。主持人赶紧上台控制场面,MC环节过后,是互动环节,学生会干部跟社团骨干成员带头胡闹,气氛热闹非常,刘志宏跟林青趁这机会潜入后台。

“演出完美完成了。活动结束我请大家撸串!!”蔺杞安一边跟团员击掌一边喊道。

林青也冒出来说话:“我给你们报销!敞开了吃!”

“好啊,林大少爷给报销怎么只能撸串呢。城西新开的自助餐,二十七个人,拜托了。”易烊千玺笑眯眯的回了句。

林青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城西新开的那家店是有名的难定,而且二十七个人?舞社这群狼崽子?易烊千玺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这是要害我破产啊!

还没等林青出声,蔺杞安就替他答应了,并且指明最高规格。其他成员也跟着起哄。刘志宏看着这俩人一唱一和的逗弄林青不由得笑了出来,后台一片其乐融融。

还没高兴多久,林青就被其他社团的人叫走了,千玺闲了下来,陪着刘志宏看演出。蔺杞安继续在后台主持大局,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到了最后的保密节目,还是先林青上场,依旧是钢琴,林青手堪堪落下,还没按动琴键,小提琴的声音就从舞台上的第二块幕布后传出来了,是李斯特的《钟》。

“千玺,千玺!”易烊千玺从回忆里惊醒,林青坐在他对面一脸担忧。咖啡厅里正放着李斯特的《钟》。

千玺笑笑:“我没事。刚说到哪了?”

“刘志宏回来了。”

“什么时候。”

“三天前,说是今天晚上请客吃饭,我来问问你去不去。”

“我不能去?”易烊千玺挑了下眉毛瞥了一眼林青。

“我外甥女也在,我就是怕这个场面不太……额……你知道的……”林青面露难色的支吾道。

那我更要去了。易烊千玺在心里默默道。不然到时候自家小孩又要被缠着,他可不放心。林青点点头,看出了好友的脸上明明白白的两个字,默默低头端起面前的红茶灌了一口压压惊。我去。咳,无歧义。

要问我为什么刘志宏回国这件事易烊千玺不知道,我只能说这个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是成心的。

第一,跟他吵架。嗯……至于算不算吵架这个有待商榷。
第二,不接电话。……这个纯属时差问题,有待考证。
第三,刘志宏被林青的外甥女林杳,给玩儿了。

“玩”,意思就是被整了,回国的日子被林杳提前了一周,本应该有半个月的复习时间瞬间被压缩,之后就是各个校区跑来跑去的考试考核,等忙完所有的事。刘志宏还没缓过一口气,又被林杳拽上飞机直接飞回国内。

又加上刘志宏忙于考试考核,一着急一上火,就跟易烊千玺呛了几声,才有了后面这一出。

宝宝委屈。易烊千玺跟刘志宏通完电话的那个晚上,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大半夜。

到了晚上,林青定了城西的那家餐厅,一行六人进了二楼的自助餐厅,六个?没错是六个,林杳带上了她弟,林曜。看着姐弟俩相亲相爱的,又看到临青俩人腻腻歪歪的,易烊千玺觉得很心累。凭什么!宝宝不服!易烊千玺心里的小人已经哭成了一滩水。

这顿饭吃的并不算舒服,千宏俩人老鹰捉小鸡一样。千玺刚想凑过去,刘志宏就躲到一边跟姐弟俩说话去了。千玺再往前凑,刘志宏又跑到了临青身边叙旧,总之就是一个正眼都没给千玺。千玺看他这样就知道一时半会儿是哄不好了,干脆拿了好几盘吃的坐到位子上埋头猛吃,化悲愤为食欲。

刘志宏其实早就没在生气了,生气也并不是对着千玺,是气自己,也在怨念林杳。要不是因为林杳心血来潮想要提前回国,他也不会愣是提前了一周做完了毕业论文,并且拿到了所有的考评。但是事后看到手里的毕业证书,他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方法太简单粗暴了点,让他对林杳的敬畏又上了一个台阶。这个成绩确实出彩,千玺一定也会很高兴,他想。

刘志宏突然反应过来,他回来都三天了却还没跟千玺联系,他突然有点慌了,连千玺凑过来都没发觉。千玺叫了他一声,刘志宏回过神,下意识的想躲,千玺皱起眉毛一把把人捞进怀里,拖到一边远离了另外四个,千玺压着火气开口:“刘志宏你这几天躲什么。”

刘志宏低头戳着盘子里的食物,就在千玺以为他要把盘子里的鸡胸肉戳成肉松的时候,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不是生气了么……”

易烊千玺懵逼了。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而且“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千玺还没发觉自己已经说出来了,他只看到刘志宏愣了一下马上笑开了,然后放下手里的盘子就抱了上去。“嘿嘿嘿,就知道千玺你最好了!”刘志宏说着还蹭了下千玺的肩膀。“啊?嗯……”千玺虽然有点懵,还是答应了声。

再看边上的四个人,林曜跟蔺杞安一边拿着盘子吃着,一边用同样的看傻逼一样的表情,看着蹲在在柱子后面偷听的舅甥俩。临安凑过去拎起林青,林曜也拉过他姐,四个人走到另一边吃东西,给千文留出了空间,让两个人好好聊聊。

林青嘴里塞着食物还跟林杳含糊不清的说着啥,林杳也一边往嘴里塞着弟弟给拿的布丁一边敷衍着。临安跟林曜就当没听见,一直默契的吃个不停,看这架势像是要把刘志宏吃穷。

等千文两个人聊完,六个人吃饱喝足,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易烊千玺结过账,领着刘志宏跟其他四个告别,林杳临走时又拉着刘志宏跑到一边,千玺没拦住,林青又拽着他跑到另一边不让他过去。临安跟林曜在后面说话,嘱咐姐弟俩到家呼个电话。林杳跟刘志宏嘀咕完,这才一脸深不可测的回家。临青领着小辈告别,千玺走过去牵起刘志宏的手,看着人,直到刘志宏脸都红透了才笑眯眯的凑过去亲了下人嘴角,说道:“我们回家。”

回到家里,刘志宏先跑去洗澡,千玺则自觉的去卧室拿了换洗衣服给小孩儿放到浴室门口。又拿起刘志宏换下来的衣服丢进阳台的脏衣篓,忙活完这些,他又给林青发了消息让他明天把刘志宏的行李送过来,林青过了一会儿回了一串鄙视,还是答应了给送过来。

确定好一切,易烊千玺去近卧室铺好床,等着刘志宏洗完澡出来。

刘志宏在浴室磨蹭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再不出去就要晕了,这才慢悠悠的晃进卧室。千玺等人出来后抱着自己的换洗衣物进了浴室,还不忘嘱咐刘志宏把头发吹干。刘志宏乖乖照做,一边吹着头发一边考虑着怎么说提前回国的事。想着想着就开始发愣,连千玺回到卧室了都没注意。易烊千玺接过刘志宏手里的吹风机给小孩儿吹干头发,又给自己吹完头发将吹风机收起来,转身就看见刘志宏已经躺到在床上垂着眼要睡过去了。千玺抬手揉了揉人头发,刘志宏反应过来,带着鼻音软趴趴的说:“哥……对不起……”说着迷迷糊糊的又要睡过去。

“哈,”易烊千玺不自觉的轻笑出声,柔声道:“晚安。”

第二天一早,易烊千玺醒来后做好早饭,紧接着出门拿回来了刘志宏的行李,却发现刘志宏已经出门了,他放好行李箱,回到客厅,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我在E大人工湖等你”。易烊千玺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觉得应该不是恶作剧,立即抓起外套钥匙转身冲出家门。

另一边,林耀远远的看见易烊千玺开着车往E大方向去了,马上拨出手机上显示的手机号,通知了对方。蔺杞安挂掉电话,在校门口等了一阵,看到易烊千玺后冲人挥了挥手,千玺走过去满脸不解,蔺杞安也没说什么,只是递给千玺一个平板电脑,然后就走到一边等着,上面是一个视频按钮,千玺点开视频,是一段录像。

“林杳,好了没有?开始录了吗?”是刘志宏的声音,过了几秒,画面开始清晰,林杳出现在镜头前,她看了看,表示没问题,对着刘志宏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走出了画面。

刘志宏对着镜头开始讲话:“千玺,这是我临回国前录的一段视频,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但是怕当面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先录一段视频给你。”

“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记忆里从小到大几乎你都在我身边,只有少数的几年并没有经常见面。再见面的时候,是我中考后,我考上了你所在的高中,你说我们在一起吧,我答应了。一年后你高考,上了E大,时间相对充裕,你提议搬到一起住,还每天接我上下学,那是我最充实最开心的三年。再后来我高考,大一刚入学不久就被直接推荐到欧洲进修,之后就很少再见面。算起来,也有八年了,我想见你。

“我在人工湖等你。”视频结束,易烊千玺把平板丢进蔺杞安怀里,蔺杞安抱住平板电脑,收起来,拍了拍千玺的肩膀,说道:“快去吧,祝你好运啊!”

易烊千玺笑起来,抬手给了蔺杞安肩膀一拳,道:“借你吉言。”说完往西南方人工湖跑去。

刘志宏趴在湖边的栏杆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绒布盒子,发着呆,直到身后响起他熟悉的脚步声,他转过身,看着那个人朝着他跑过来在他面前停下,刘志宏刚想说话,就被易烊千玺打断了。因为易烊千玺说——

“我爱你。”

刘志宏愣住了,等会儿,诶,这个走向不对啊!易烊千玺慢慢凑近他,几乎是贴着他嘴唇说:“刘志宏,我爱你。”

刘志宏回过神,一把把人推到一边,千玺呆立在原地,刘志宏深呼吸了好几下,大喊出声:“我喜欢你!”顿了顿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我爱你。”说完将手里的绒布盒子扔过去。千玺接住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戒指,干干净净的一个铂金戒指,内嵌着一粒小小的红宝石,内圈刻着一个名字。

“这不是,我之前收着的那个戒指吗?”易烊千玺惊讶的看着刘志宏,刘志宏撇撇嘴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一枚和盒子里那个一模一样的戒指就在上面,说道:“这个才是你之前收着的,那个是给你的。”

易烊千玺默默把盒子里那枚戒指戴上,上前搂住刘志宏,侧头就亲了下去。

“刘志宏,我爱你。”
“这件事我早知道了!”

刘志宏合上正在看的相册,看着照片里被偷拍的亲吻照,又回头看了看在一般削苹果的人。嗯,戒指真好看。人更好看。

Fin.

一个写了两年多总算写完的万字短篇。
嗯。我有病。
之后还会有两篇千文,一个中长篇一个大长篇。
写完就不在写千文了。不用fo,没有用。
写给旧友跟自己。写给两位少年。
希望岁月里那些少年心事随风去,另有别般期许心自明。

评论
热度(15)

© 陌上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